歡迎來到 中國農業網
  • 資 訊
       
當前位置:中國農業網資訊中心 > 國際動態 > 丹麥將農藥的使用量寫入法律

丹麥將農藥的使用量寫入法律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中國農業網  發布時間:2020-03-13 17:13:57  信息來源: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夾]  [打印]  [我要投稿]

  目前,我國農田每公頃用肥量為434公斤,而丹麥則為144公斤,但丹麥人卻憑此生產出大批高產質優的農作物,成為全球食品*安全的國家

  1

  一個丹麥人能生產出三個人的糧食份額

  安徒生童話、美人魚,這些都是丹麥的名片。但很多中國人并不知道,農業同樣是丹麥的名片。

  據去年英國經濟學人智庫發布的《全球食品安全指數報告》,丹麥名列第二位,成為全球食品*安全的國家之一。多年來,丹麥農業在綠色環保、優質高產方面表現出色,為許多國家借鑒或效仿。

  從國土面積看,丹麥很小,只有4.31萬平方公里,但耕地面積倒不少,占國土面積的62%,達到2.7萬平方公里。丹麥有560萬人口,農業人口約17萬人,占勞動力總數的3%左右,卻生產出可供養1500萬人口的糧食。也就是說,一個丹麥人能生產出三個人的糧食份額。

  多年來,丹麥66%以上的糧食、黃油、豬肉、牛肉等農產品出口到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出口到歐盟的農產品占60%,故此丹麥有“歐洲食櫥”之稱。

  要知道,丹麥農業的高產優質,是在嚴格限制化肥和農藥使用量的情況下取得的。從上世紀80年代起,丹麥政府就制定了相關法律,限制化肥和農藥濫用。

  這些年來,丹麥的化肥和農藥使用量一直顯下降趨勢。以化肥為例,上個世紀80年代初至1996年,每公頃土地平均消耗的氮肥從136公斤下降為107公斤、磷肥從45公斤下降至7公斤、鉀肥從43公斤下降至30公斤。三大類化肥總體施肥量,則從上個世紀80年代初的224公斤下降到1996年的144公斤。目前,丹麥化肥用量還一直保持在這個水準上下,遠低于發達國家為防止污染而規定的每公頃化肥施用量225公斤的上限。

  相比于丹麥,我國目前農用化肥單位面積平均施用量達到434公斤每公頃,是發達國家安全上限的1.93倍,而且化肥的利用率不高,氮肥利用率僅30%-35%,很多地方甚至只有20%-30%,而丹麥化肥利用率接近60%,其他發達國家的利用率一般也超過50%。

  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料顯示,1980年至2002年中國的化肥用量增長了61%,而糧食產量只增加了31%。肥料利用率低,對自然環境造成污染,一直是中國農業生產存在的很大一個問題。

  北京農業信息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紀華表示,丹麥實現了農業的規模化和集約化生產,農業科技全球領先,在少用化肥農藥的情況下,他們的農業依舊保持了高產優質,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2

  肥料使用條條框框極多

  北京農學會秘書長袁士疇告訴記者,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化肥和農藥使用在世界范圍內泛濫,丹麥也不能例外,但丹麥人很快就體會到其巨大的副作用。

  丹麥位于歐洲北部日德蘭半島上,三面環海,地勢低平,平均海拔只有30余米,境內沒有大江大河,地表徑流很少,國民的飲用水全部來自地下水。因此,過量使用化肥和農藥,那些沒有被植物吸收的部分,滲入地下污染水源以及流入海洋造成富養化,對環境造成極大損害。

  此外,過量的肥料積聚在土壤中,對植物生長也極為不利。以氮肥為例。氮肥是促成植物生長的*重要養分,但在施入土壤以后,只有一部分通過農作物的根莖被吸收,其他的則在土壤中積聚。如果積聚得太多,就會對農作物的生長起到很大的負面作用。像禾本科作物,會出現生長過旺,葉片下垂,莖稈軟弱和抗病蟲害差等問題;同時,生長過旺還會導致植株之間相互遮蔽,影響光合作用的正常進行,令作物貪青晚熟,空秕粒增加,質差產量低。

  此外,氮肥積聚過多,對塊根、塊莖類作物,則會令其地上部生長旺盛,地下塊根、塊莖小而少,淀粉和糖分含量下降且不耐貯藏;對葉菜類作物來說,則會令葉菜組織柔軟多汁且不耐貯藏。

  *終,丹麥政府痛下決心,以立法的方式去規范化肥和農藥的使用。針對不同的土壤和不同的作物,制定了極為細致的農藥化肥使用標準。例如,氮肥的施用量為強制性標準,農戶施用時絕不允許超過標準。磷肥和鉀肥為推薦性標準,種植戶可以根據土壤條件彈性施用。

  我們來具體看看他們的規定:冬小麥,如果是在砂質粘土上種植的,而前輪種植的又是冬小麥,每公頃允許施放的氮肥上限為195公斤,磷肥和鉀肥推薦量為26公斤和65公斤;如果前輪種植的是豌豆,則每公頃氮肥的施放量上限為165公斤,磷肥和鉀肥推薦量同樣為26公斤和65公斤;如果前輪種植的是玉米,則每公頃氮肥施放量上限為175公斤,磷肥和鉀肥推薦量為53公斤和160公斤。

  如果種植的是牧草,在其一年的生長期中,每公頃氮肥施放量上限為160公斤,磷肥和鉀肥推薦量為25公斤和120公斤。

  當然,如果預期作物的產量可以提高,施肥量也可適當增加。比如,冬小麥的產量一般為每公頃7.5噸,如果能在此基礎上增產一噸,氮肥允許多用12-13公斤。而春季谷物,如果每公頃能增產一噸,氮肥則允許多用10公斤。

  為了降低土壤中氮肥的積聚和滲透,丹麥還規定,在冬季,農地不能完全荒棄,農場主至少要種植65%的農地,吸收積聚在田地里的余肥。

  丹麥政府還鼓勵農戶優先采用有機農家肥,但在施用時間、種類和數量等方面同樣作了很具體的規定,因為有機肥使用不當,同樣會對水源等環境有污染。例如,禁止采取直接噴灑的施肥方法(化肥同樣),只能采用注射和軟管澆施兩種,注射法是采用專用注射器,將固態動物糞便按一定比例稀釋后往植物的根部注射,能減少肥料的流失和增加肥料的利用率,但操作成本相對較高,因此,目前75%的肥料是采用軟管澆施法施放的,即用軟管將肥料引至田間澆施。

  澆施有機肥的時間,只準在春秋兩季進行,不準在夏季和冬季進行,這是因為,夏天太熱,有機肥容易揮發,造成損失;冬季天氣寒冷,則不利于有機肥的分解。

  袁士疇說,丹麥的每戶農民都要在政府主管部門登記注冊,有自己的注冊號和相關材料,對自己施用有機肥和化肥的時間和數量,要通過網絡向丹麥農業部門報告,并接受技術顧問的監督,如發現濫用,所受的處罰極為嚴厲。

  3

  使用農藥要交高達54%的農藥稅

  1986年,丹麥制定了*個“農藥作用計劃”,確定在1997年之前,將農藥的使用量減少50%。但是,由于該計劃受到相當部分的農場主反對,因此,效果并不顯著。上世紀90年代初農業部門的檢查發現,農場主使用農藥一共是213種,但只有78種是經過批準的。

  到了1996年,丹麥政府果斷引入了農藥稅。對農藥的征稅率為54%,除草劑與殺菌劑的征稅率為33%,立竿見影的效果顯現了。

  多年來,農藥和化肥在丹麥的銷售和使用,須經過政府部門許可,各項指標*不允許超標。袁士疇說:“正是通過集中管理,丹麥才能保證農藥使用能得到有效監控。另外,丹麥政府還常常對農田進行藥物殘留抽樣檢測,對問題農場處罰毫不手軟。”

  丹麥政府還在2012年11月通過了一項新的行動計劃,打算在未來三年內把農藥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再降低40%。這一計劃包括對農藥的使用采取更高的標準和更嚴格的檢查,具體措施達52項之多。我們以除草劑滅草松為例說說。滅草松是一種用于雜草苗期莖葉處理的除草劑,以前應用廣泛,但由于擔心使用會對水體產生污染,丹麥在上世紀90年代出臺了限制滅草松使用的法規,但當時并沒限制滅草松在苜蓿草這種作物上使用,這是因為苜蓿草是一種有“牧草王”之稱的優質牧草,在丹麥種植面積廣大,是畜牧業的重要飼料。

  *近幾年,丹麥環保署根據新的建模數據發現,在苜蓿草上噴灑滅草松具有很高的污染地下水的風險。今年上半年,丹麥環保署還向公眾發起咨詢,討論是否需要限制滅草松在苜蓿草種植中使用。

  環保署希望于明年春天苜蓿草種植季開始前,限制令能*終通過。

  由于實施嚴格的化肥和農藥限制舉措,很多人擔心這會影響丹麥農業的生產效率。然而,事實卻超出很多人預料。丹麥嚴格的化肥和農藥使用標準于上世紀90年代實施后,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相比,農作物的單位產量不僅沒有下降,反而呈上升的趨勢。如每公頃小麥的產量從70年代中期的5027公斤上升到1997年的7172公斤。

  袁士疇表示:“丹麥的經驗與國內外的許多實驗都已證實,只要科學種植,合理施肥施藥,限制化肥和農藥的使用依舊可以讓作物實現增產。”

  4

  有機農業是丹麥農業的重頭戲

  袁士疇告訴記者,盡管丹麥農產品的安全性一直得到國際社會極高的評價,但進入新世紀以后,丹麥依舊把更綠色環保的有機農業當作本國農業發展的重頭戲。

  丹麥農業和食品委員會的統計顯示,2011年,丹麥的有機農業種植面積占農業總面積7%,處于*地位。不過,丹麥政府依舊沒有就此止步,他們計劃到2020年將有機種植的農田面積提升至15%。

  有機種植業與現代種植業相比,特色在于不使用任何化肥、農藥、生長調節劑等化學物質,也不使用任何基因工程技術,完全依靠種植系統自身的循環來補充地力,而病蟲草害的防治則利用生物、物理、手工、自然等物質和方式進行。在丹麥,絕大多數的農場,往往是種植業和養殖業并存,養殖業所產生的家畜糞便經發酵處理后,就變為優質有機肥被持續不斷地補充于大田,形成高效的人工生態系統。

  為了減少病蟲害,丹麥的農業很注重作物的輪作。大多數農場的種植往往依循蔬菜—大田作物—牧草等相對固定的輪作周期,一個輪作周期一般為5-6年,有的人則采用3-11年為輪作周期。而大田作物中的玉米、豆類、小麥等品種,也有自己小的輪作循環。這種輪作方式,對減少蟲害效果明顯。

  此外,調整播種期、巧用天敵、粘蟲誘捕、張設捕蟲網、運用信息素等方式,也產生了很好的抑制蟲害效果。例如,大多數的有機農場都推遲了胡蘿卜的播種期,這樣就可以避開*代胡蘿卜莖蠅(有時也包括胡蘿卜木虱)的產卵。

  為了鼓勵有機農業的不斷擴大,丹麥采取了不少行之有效的措施。例如,他們并不直接對有機農場主進行補貼,而是通過給有機農場主提供教育培訓、創造市場等來刺激有機農業的發展。

  前些年,丹麥政府出臺政策,首先把幼兒園、學校、醫院、養老院等公共機構的食堂變成“有機食堂”。目前,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所有公共機構的食堂已經有95%的食物原料來自有機品種。

  5

  18個農民就有一個專職農科專家為其服務

  王紀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丹麥農業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出色的成績,離不開它的良好制度和優異的組織基礎。

  首先,得益于它的農業合作化。丹麥農業合作化運動始于19世紀末,經過百多年的發展,這種合作化已經非常成熟和完善。現在,幾乎所有的丹麥農民都是某個專業合作社的社員或者是股東。合作社把分散的家庭農場的經營活動融入成一條龍的生產經營體系,從而*限度地發揮整體效應和規模效應。

  作為社員的農戶,可以從自己所加入的不同專業合作社以優惠的條件獲得良種、化肥、農藥、農業機械,生產成本能得到大幅降低。

  農產品收成以后,合作社社員需要向合作社履行交送全部產品的責任,而合作社則履行接收社員全部產品并將之集中加工并以一定的商品品牌分級銷售的責任。這樣的合作形式讓農民在生產時十分注重保證農產品的質量,同時也不用擔心所生產農產品的銷路。

  另外,和丹麥的合作社一樣,丹麥的農業行業組織已有悠久的歷史,行業組織既擔負維護農戶應得權益的責職,也負責監督和約束農戶的行為,政府制定的化肥和農藥限制措施能得以迅速落實,行業組織功不可沒。

  王紀華認為,丹麥化肥和農藥的控制使用能夠被嚴格執行與農業從業者的素質也有很大的關系。

  在丹麥,要成為一位農民并不容易,需獲得相關的資格證。按照有關規定,通常要有42個月學習和農場實習的經歷,才能獲得“技術農民”資格,再繼續學習和實習24個月,才能獲得“綠色教育證書”。此外,全國共有25所農業院校,每年招收新生1200人,但*終能獲得“綠色證書”者往往只有900人。

  另外,按照丹麥法律,大于30公頃的農場只能由持有“綠色證書”的農民購買。農場主不得向子女贈送或饋贈農場,子女必須從其父母那里按市場價格購買農場。這些舉措也保證了農場主的高素質,為保證農產品質量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當然,數量眾多的農業專業咨詢人員也為農業科技的推廣和應用立下了汗馬功勞。目前丹麥農業咨詢服務中心在全國下設95個地方咨詢服務中心,平均18位農民就有一名專職農業專家為其提供各種服務。政府為咨詢人員提供70%的工資以及再教育經費、部分差旅費。正是這支專門從事農業咨詢服務的隊伍,令到一項新技術在農業上的推廣應用周期往往不到一年。

  高成本必然帶來高價格,來自丹麥的農產品價格并不便宜,丹麥農理會近日公布的一項報告顯示,丹麥的農產品價格要比歐盟28個成員國平均價格高39%,但是這種高價格并沒有阻止安全質優的丹麥農產品的暢銷。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告知本網處理。電話:010-62110034

中國農業網(runminzp.cn) 官方微信公眾賬號:zgnyweixin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

中文字幕久荜在线掃一掃 關注微信 了解農業天下事

發表評論
驗證碼: 點擊刷新驗證碼
最新評論刷新

中國農業網關于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中國農業網runminzp.cn(以上簡稱本網)注明“信息來源:中國農業網 runminzp.cn ”的所有作品稿件,版權均屬于“ 中國農業網 runminzp.cn ”所有。
      未經本網許可,任何網站、媒體、企業及其人個不得轉載發表公開使用。
      如已經本網授權,應注明“ 信息來源:中國農業網 runminzp.cn ”,否則本網有權追求其法律責任。
2、凡本網未注明“ 信息來源:中國農業網 runminzp.cn ”的稿件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我們本著為用戶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并不意味著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其他網站、媒體、企業及其人個從本網轉載此類稿件,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信息來源:XXXXXX”,并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 信息來源:中國農業網 runminzp.cn ”,本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地址不清稿酬未付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聯系方式:中國農業網 runminzp.cn 電話:010-62199868